计划投注吧|彩票计划软件定制
錢寶“教主”張小雷自首背后:300億的窟窿堵不上了
來源:    發布時間: 2018-01-21 11:57   683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設計龐氏騙局;截至案發未兌付集資者本金約300億元

早在三年前,錢寶網實際控制人張小雷就已想過今天的結局。

付諸行動是在2017年12月26日,他趕到南京市公安機關投案自首。這一天來得毫無征兆,錢寶網仍在正常運營,投資其中的寶粉們如往常般登錄網站,簽到、做任務、賺取利息。

次日上午9時,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公布了張小雷自首的消息。一時間,將其奉為“教主”的寶粉們炸了鍋,紛紛在網上留言,稱這是“警方官微被盜”,是假消息。

26日當天,在公安機關,張小雷寫下一份聲明:“自錢寶網運營以來至今,因違反國家相關規定采用借新還舊的方式向投資人吸收資金,目前已無法兌付本金利息,對投資人造成的損失深表歉意。我已向公安機關自首,愿積極配合相關部門妥善處理善后事宜,爭取寬大處理。”

張小雷所設計的龐氏騙局,以高額收益吸引了諸多寶粉。有人借錢參與其中,也有人投進多年積蓄。在這個擊鼓傳花的危險游戲中,留在局中的寶粉,終究還是成為了最后接到花的一批人。

新京報記者從南京警方獲悉,目前,張小雷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南京市公安局江北新區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強制措施,“錢寶系”企業涉案資金資產被公安機關依法查封凍結。

錢寶網的有關信息顯示,錢寶網非法集資的年化收益率在40%-60%之間。經初步調查,該案涉及的集資參與人遍布全國,截至案發,未兌付集資參與人的本金數額約300億元左右。“錢寶系”企業現有資金資產根本無法彌補巨大的兌付缺口,“借新還舊”的經營模式無法為繼。


張小雷的選擇


2017年12月26日,晴。對于張小雷來說,他要做出一個醞釀已久的選擇。

一位知情人向新京報記者回憶,12月26日中午,他曾見到張小雷。當時張穿著一件深色大衣,看起來神情平靜。

1月14日,在看守所中向新京報記者描述此間的心境時,張小雷的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沒有矛盾,很平靜。”

他向記者坦承,三年前他的心里就已清楚,自己的行為涉嫌非法集資犯罪。但其并未停下腳步,直到“窟窿已經填不上”。

在無法維系資金騙局后,張小雷決定放棄。

眼下的一切,張小雷早已做好準備。但他的手下,以及諸多將其奉為“教主”的寶粉,卻被這個選擇推入了深淵。

錢寶網戰略研究發展中心主任楊某跟了張小雷6年,卻對此一無所知。

平日里,楊某與張小雷在工作上保持緊密聯系。但在事發前,他沒有發現任何征兆。

去年12月27日,楊某被警方帶走調查。那時,他還不知道張小雷自首的消息。事后回頭復盤,楊某感慨,“當時當刻之下,是他最好的選擇了吧”。

但這并非寶粉們的最佳選擇。

“我恨張小雷,也怪自己太貪婪。”一名錢寶網的投資參與人稱,他起初對錢寶網的高收益也有過顧慮,但被張小雷包裝出來的實力欺騙了,于是決定賭一把,投進去的22萬元里有11萬是借的。

被張小雷影響的人以百萬計。據其介紹,錢寶網的日活用戶在100萬左右。另據警方透露,寶粉在錢寶網中的投資,少則數萬元,多則數十萬、上百萬元。


“向死而生”的龐氏騙局


錢寶網的運營模式,由張小雷一手搭建。

2010年12月,張小雷在江蘇省工商局注冊成立江蘇錢旺智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錢旺”公司)。2012年7月,在南京市工商局注冊成立南京錢寶信息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錢寶”公司)。

據警方調查,張小雷等人依托錢旺、錢寶公司建立了網絡平臺——錢寶網,通過對外宣傳“交押金、看廣告、做任務、賺外快”,以高額收益為誘餌,持續采用吸收新用戶資金、用于兌付老用戶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利用眾多第三方支付平臺和網銀,向不特定社會公眾大量非法吸收資金。錢寶網集資參與人人數眾多,遍布全國各省區市,非法集資數額特別是未兌付本金的數額巨大,涉嫌非法集資犯罪。

任務簡單、收益豐厚,是錢寶網快速積累用戶和資金的秘訣。

一位錢寶網的投資參與人介紹,在錢寶網上完成任務非常簡單。以看廣告任務為例,只需點開網上的視頻廣告即可。

而這些廣告,并非外界公司投放在錢寶網上的廣告。據張小雷和多位公司高管供述,平臺開辦以來并沒有外部品牌投放廣告,其“任務”主要是從網上隨意找來的廣告以及公司內部視頻等。

在錢寶網的宣傳中,參與人完成任務獲得收益的行為被稱為“領工資”。多位參與人告訴記者,任務幾分鐘就能做完,只要按規定完成每日簽到和“任務”,獲得的“工資”就能達到40%-60%的收益率。

江蘇三法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煒說,正常的工資報酬應該與勞動量掛鉤,但本案中所謂的“工資”直接與“保證金”的數額掛鉤,實質上并非是真正的勞動報酬,只是對“本金”“利息”一種掩人耳目的說法。

這是一場拆東墻補西墻的游戲。在楊某看來,錢寶網的終局早已注定。

“錢旺一直有一個口號,叫做向死而生。傳遞出來的信息也比較明確,正在走向滅亡,這一天肯定會到來的。”楊某說。

楊某說,他認為錢寶網賺的錢不是合法的。因為錢寶網沒有取得融資的相關資質,就通過互聯網向社會上不特定的人員吸收他們的資金,通過簽到、做任務許以高額的回報率。雖然拿著客戶的錢去做實業,但是不可能有那么高的回報。

“這么高的利息是不可能長久存在的,肯定會有血本無歸的一天。我自己意識到這一點,也從來沒有主動去錢寶網上投資。”楊某說。

互聯網普惠金融研究院顧問羿飛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直言,錢寶網是典型的龐氏騙局,只不過在常規龐氏資金吸納的基礎上,錢寶網增加了任務收益等要素,延長了龐氏騙局的周期。

一段網上的視頻顯示,2017年5月,張小雷在與錢寶網投資人的一場飯局上稱:“2010年的時候,你們把你們的血汗錢給我們的時候,我們有什么?我們什么也沒有,我們現在有世界上最大的甘油生產企業,我們有大量的優質資產,這不是所謂的龐氏騙局,不是拿后邊的錢補前面的錢,是后面的錢我們也不想讓他們來了。”


“窟窿堵不上了”


“寧天下人負小雷,小雷必不負天下人。此乃家訓,代代相傳,刻骨銘心。”在網絡上,張小雷的話言猶在耳。

但面對記者,負了寶粉的他黯然承認,“窟窿堵不上了,再拖的話窟窿越來越大”。

錢寶網線下產品總負責人端某稱,公司從用戶吸收來的資金沒有第三方托管,而是直接進入了企業的資金池賬戶和張小雷個人賬戶,其中大部分用于兌付老用戶的本金和收益。另據楊某了解,兩年前,曾有許多老百姓直接把錢往張小雷的銀行卡里存。

據張小雷稱,錢寶網的大部分資金,都用來支付用戶收益。

張小雷自首前,危險的信號早已到來。最近的一次是在去年8月28日,錢寶網出現了集中擠兌的事件,張小雷將之稱為“黑天鵝事件”。

對于依靠“借新還舊”模式維持運營的錢寶網來說,用戶提現后大量離開,隨之而來的是資金鏈吃緊、公司難以為繼。

此后,張小雷開始頻頻組織“雷的盛宴”,試圖穩定寶粉。

去年9月11日,錢寶網微信官方公眾號發文《雷的盛宴|爾等不負我,我必不負爾等》。這篇文章曬出張小雷和寶粉們聚餐的照片。飯局上,張小雷戴白框眼睛、著黑色襯衣,拿著話筒站在人群中間。

文章充滿鼓動性地寫道:面對著充滿昂揚斗志和勃勃生機的錢寶新興力量,老張不由感慨萬千:“這就是新興力量,新鮮血液,這就標志著一邊堅持理想,一邊有更多人加入了我們。”

但對于錢寶來說,這些動作都不足以阻擋一個虛假“創富神話”的破滅。

張小雷自稱,在雷的盛宴上,面對寶粉們關于在錢寶網投資是否有風險的問題,他均警告說有風險。

但在錢寶網關于“雷的盛宴”的宣傳文章中,大篇幅充斥著張小雷對錢寶系投資實業項目的宣傳。“如果我僅僅是在玩字眼侃大山,身后沒有實業的支撐,那我就是欺世盜名。”


真實的錢寶商業版圖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錢寶系旗下的實業項目仍是張小雷口中的高頻詞。事實上,這也是他贏取寶粉信任的法寶。

南京一位寶粉告訴記者,他之前一直不相信張小雷,不敢往錢寶網投錢。但是這幾年來,他看到張小雷的公司越開越多,有很多地,也有一些產業。

“我想他是不是要逐步走向正規、走上市這條路。”在這樣的考慮下,這個寶粉在2017年9月先后投進十多萬。

在張小雷口中,目前錢寶集團名下的主要資產包括:江北智慧城、老山森林公園度假村項目等不動產項目。此外,孵化了吉信甘油公司等10家公司。

在對這些實業項目的宣傳中,張小雷將一些項目包裝成前景廣闊的“優質資產”。但這些宣傳與實際情況完全是兩碼事。

在江北智慧城的廣告宣傳中,這個項目號稱“占地200多畝、綜合市值將近200億”。但據警方調查,2016年,錢寶公司是用12億余元獲得這個地塊。

1月15日,新京報記者來到南京市江北智慧城項目所在地,這是一個爛尾工程所在地。大片地塊中間,荒草叢生,兩棟大樓內部空置,仍是毛坯狀態。

南京市國土局浦口區土地交易所負責人說,這塊地為科研設計用地,增值空間有限,按照規劃不能隨意變更,不能用于開發住宅。

另一個所謂的“大手筆”項目,是號稱“價值達100億”的“老山森林公園度假村”項目。但記者采訪獲悉,這個項目的土地性質為機場用地,不能用作一般商業開發。

新京報記者在實地走訪看到,一片山地中,數十棟白色單體樓房位于其間,這些房屋目前墻皮多已脫落。

南京市國土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該地塊是2006年出讓取得的,一共是150畝,出讓的用途是機場用地,即根據出讓土地時該公司的立項材料,這塊土地的用途用來做民用通用航空,包括直升機用地,不能另作他用。

至于張小雷口中號稱亞洲最大的甘油公司——江蘇吉信甘油科技有限公司,根據警方核查,該公司連續3年來,其每年的賬面利潤均只有1000多萬。

頗受投資參與人關注的成都錢寶足球俱樂部,情況也不樂觀。據警方調查,2016年俱樂部凈資產為-1879萬元,借款7000余萬元,還拖欠數百萬元的球員工資,已經資不抵債。

張小雷旗下的多個公司,實質上系空殼公司。據張小雷介紹,錢寶網下屬的企業有70多家,有實際經營的是20家左右。

另據楊某透露,在這些企業中,“大多數企業是內部關聯交易為主”,即在錢寶系下屬企業之間,通過業務往來的方式完成交易。


“雷式”馭人術


在張小雷的錢寶“帝國”構建過程中,其對寶粉的駕馭之術,令人嘆為觀止。

微博是張小雷在線上與寶粉溝通的一個重要渠道。在這個擁有161萬粉絲的個人平臺上,張小雷不時曬出工作照,對外披露錢寶系項目進展;他也頗富文采,隔三差五地曬出詩詞。

自首后,張小雷的最后一條微博評論數達到了3600多條。罵人者鮮見,不少粉絲依舊稱他雷哥,并稱要不離不棄、等他出去。

在線下,“雷的盛宴”是張小雷與寶粉互動的主要方式。錢寶網宣傳文章顯示,參加“雷的盛宴”需事先報名,主桌報名費用500元/人(限每場11人),次桌報名費用300元/人,現場支付。

曾參加過“雷的盛宴”的楊某說,這些飯局通常安排在中高檔飯店,邀請一些投資金額較大、有代表性的投資人。組織飯局的時間一般都是在年底,春節之前。

楊某回憶說,張小雷會在現場講解近段時間錢寶系發生的收購等重大事情,還會提到公司來年的規劃,希望通過更多披露他的規劃來穩定人心。“在場參與的投資人都是爭著要找他簽名合影的。”

在南京一位投資人眼中,張小雷頗具個人魅力,會經常在線下舉辦活動,很親民、不是高高在上的。

楊某說,公司能存活這么長時間,很大一個原因是張小雷對投資人的心理有一套相對有效的理論。

知情人表示,張小雷維持寶粉的一個重要方式是“講信譽”,他把信譽當成能維持下去的手段。

但楊某也提到,“我覺得這種相信只是建立在那時那刻的相信之上的,就算他們知道有一天資金鏈會出問題,但是他們不相信自己是最后一棒。”

事實證明,在這個游戲中,總有人要成為最后一棒。

對于寶粉的財產損失,張小雷稱要表達歉意。但他也再三強調自己曾多次提示寶粉注意風險,“由我造成的,我承擔法律責任。由他們的貪欲造成的,那么你也要接受。”

计划投注吧